我如何实现从英语专业生到多个软件公司CEO的跨越?

原文出处 How I Went From English Major to Serial Software CEO

我如何实现从英语专业生到多个软件公司CEO的跨越?

我是一个机遇型企业家。

大学本科英语专业毕业后,我从事的是文学分析工作......后来成为第一家软件公司的创始人。七年后,我们以1600万美元的价格把公司卖给了EMC。

而我也从一个常看海明威爱写浪漫小说的文艺青年转变为手写数据去重系统的编程人。

听起来很遥远吧?

大多数盆友都以为我会失败,只是没当着我的面说而已。每当我跟人说起自己的软件想法时候,都能从他们脸上看到诧异的神情,“这家伙不会来真的吧?难道他真以为自己能建立一个软件公司?”

其实我自己也经常问自己。

刚起步时,我找遍了所有能找到的投资人。最后通过网络渠道获得了来自南加利福尼亚州和硅谷“B级”风投。 前四个投资人都拒绝了我。

当时是2000年,网络泡沫破灭,人人都远离科技。相反地,我却陷的更深了。我追问投资人为何拒绝投资,然后学到了很多。

那些未知的......会让你变的更聪明

当我与硅谷位前十强投资人中的五位通过网络交流后,终于得到足够的经验教训,并从中收到了三份风投协议。

我终于松了口气.。公司也步入轨道了.

想出好主意

有一年夏天,我在加利福尼亚的一家创业公司参加了一次咨询活动,那次是我第一次在工作中找到乐趣。我找到了自己的使命,简直如鱼得水。

软件和科技是创造力的绝佳画布,只不过你是用二进制0和1来描绘这个世界,而不是颜色或者语言来描述。 经过几个月关于技术和创业公司领域的学习, 我想出了Avamar的产品创意. 当我开始创立Avamar时,企业磁带备份行业已经成熟了。 TiVo已经推出了MP3播放器,并将VHS磁带和录音带放在磁盘上。

我提出了使用智能软件将企业备份数据从磁带转移到磁盘的想法 - 将产品概念从消费者世界转移到企业IT世界。

您可能会想,英语专业人员是如何帮助创造一个技术性很强的数据管理产品的?答案是我和我能找到的尽我所能找到最聪明的工程师合作,并且做了大量搜索工作。

听起来很荒谬,但是它的确是事实。

它的核心是一个简单的想法,但是我们需要开发的基于散列的重复数据删除文件系统,这需要四年时间。

七年后,当我们将公司出售给EMC时,我们为之前所有努力而庆祝。几个季度后,EMC公司的CEO Joe Tucci 告诉我 Avamar在他所有的投资项目中排名第二(仅次于VMware)。 经过几年的兼并收购,EMC从我们的产品中获得了超过3亿美元的销售额,并改变了数据备份和恢复行业。

我们卖了数千万,他们挣了 数亿。呃...或许我该学数学专业。

离开加利福尼亚州奥兰治县创立的Avamar公司之后,我决定搬到硅谷去创第二家软件公司 Delphix

在高科技中心,你可以在繁忙的街道上购买200万美元的差遣款,也可以遇见一大批科技人才。所以很幸运,我可以在这儿寻求高科技人才。

Delphix为开发人员提供的数据比传统方法(请求从DBA刷新并等待Godot)快100倍。 任何事在第二次做时都会变得简单。 所以我很快发现了Delphix的问题和机遇......因为我们是用Avamar创建的。重复数据删除备份解决方案的建立是为了提高存储效率,而不是为了快速访问和即时使用。

但是,Avamar的客户希望获得所有数据的副本 - 开发,测试,培训,分析和治理 - 而且他们要的特别急!

他们一直在问我们是否可以解决他们的数据访问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离开了EMC。我在硅谷聘请了一个强大的开发团队,一年之内就做出了产品。

Staples成为我们的第一个客户。在前七年,我们售出了2亿美元的软件,财富100强中的30%成了我们的客户。 好多人问我是如何敢于冒险的,从英语专业走向软件公司的CEO。对我来说,这一切都始于产品发明的时刻,我称之为“闪电般的飞跃”。

当你对一个产品有清晰的认识时,当你可以预见到一个创新的产品能够控制我所说的价值链 - 打开一个市场 - 那么所有的事都将被改变。包括你的人生。

当这个产品的蓝图在你心中扎根时,不要让它就这么溜走就不会轻易消,你要一直想着它并付出行动。如果这是一个伟大的产品理念,它可能引起巨大的成功。

如果你对产品有足够的清晰的认识,那么便没有风险。风险与蓝图是相悖的,你的蓝图越清晰,风险就越小。

你知道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哈佛大学时花了多长时间编写了的第一版Facebook吗?

2004年, 扎克伯格 explained一脸轻松的对“哈佛红”(Harvard Crimson)的说:“我做事一直都这样。脸书花了我一个星期的时间。“

一周时间,一位工程师,就做到了这一切。

他身上的这种特质吸引了像肖恩·帕克(Sean Parker)和彼得·泰尔(Peter Thiel)这样才华横溢,经验丰富的高级管理人员和投资者,并让他辍学去追求自己的梦想。

他有没有遇到过风险呢?并没有,唯一的风险是没动手去做。 过去的20多年里,我见过许多改变了世界的软件公司老板,包括比尔盖茨,里德霍夫曼,马克·贝尼奥夫,马克·安德森等。我问他们最初是怎么想出产品idea。

令人惊讶的是,答案都很普通

我的结论:任何人都可能想出一个产出10亿美元并改变整个行业的好点子。 Appzilla

让我们看看今天的科技巨人最初的想法是多么的平凡,看看他们是如何开始的: “我们没有工作,怎么付旧金山的房租呢?” “我们为何不租市中心的空气床呢??”--AIRBNB的诞生 AIRBNB的诞生 “为什么打车这么难?” “我们可以做一款打车的app”--UBER的诞生 UBER的诞生 “希望我可以删了已经发送出去的照片!” “这个点子可值大钱了!”--SNAP的诞生 SNAP的诞生 “这些重要的论文一直在被引用,被引用率的确论文是否重要的指标” “我可以写一套算法把他们在网站上进行排名”--google诞生了 Google的诞生

当今世界规模最大,最强大的科技公司的起源常常是......不可思议及其普通的。

在大学里,我写了一篇关于马丁·路德的文章,他通过在维滕贝格城堡教堂门口张贴自己九十五篇文章而改变了世界。

1517年,路德挑战天主教的宗教权威,认为人类可以通过自己的信仰直接得到救恩,而不是通过祭司和教皇的宽容。

路德打破了精神上的禁锢,引发了新教改革,从而改变了历史进程,导致了一群激进的圣徒在美国定居......硅谷也因此而崛起。

当今创新路上已经没有什么障碍。没有神父或教皇崇拜 - 只有虚幻的条件限制我们的思想和行动。我称之为创新瓶颈。

伟大的创新人士利用当今的科技来展望未来。一旦你清楚地看到未来的愿景,任何人都有能力突破这个创新瓶颈。

任何人都可以发明Appzilla,包括英语专业人士。 美国让我最喜欢的一点就是,哪怕你没有经验,但只要有一个好的点子,你就可以创业。刚开始有些磕磕绊绊,但是通过自己坚持不懈的努力,最终创造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软件产品。

你,同样也能做得到。除此之外,没有更好或者更简单的方法来改变世界。


关于我

我花了20年的时间研究创新,收集了许多当今技术上最成功的企业家们背后的商业模式。我通过这些商业模式发明了Delphix和 Avamar,它们创下了40多亿美元的销售额。这些都记录下我的第一本书 Disrupt or Die (Amazon在售)中.

本文部分内容摘自 Disrupt or Die.